INDUSTRY NEWS

行业新闻

文身作为一种习俗,它有一个发展、演变的历史过程

时间:2017-02-28  点击:960

社会现象

在一些群体当中,刺青是一种勇气的表现,刺青能得与同侪的认同,在黑社会帮派中,有时刺青普遍来说,也是入会考验之一,因此给人刺青是与黑道中人挂钩的印象;在现代香港帮派成员中通常都在左臂上文一条青龙,右臂上文一只白老虎,因而有“左青龙,右白虎”这句话来代表黑社会份子。

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,与身体展现的文化兴起,大家逐渐能接受身体的表现型式,爱好刺青者会组成联谊社团,定期举行展览会,

将刺青图案社会艺术品,有名的刺青师傅也被视为艺术家,社会学 或人类学者也会以流行的角度来研究这种带有暴力色彩的流行文化。不少艺人会选择刺青来强调自己的个人风格,例如王菲与谢霆锋就曾经弄了一对“情侣装”的文身;贝克汉姆将爱妻维多利亚(Victoria)的名字用四个印度文字文在了左手前臂文上。

国外文化

在西方社会中,那些喜欢文些新奇图案的往往就会文几个不一定连贯的中文字,例如NBA球员坎比(Marcus Camby)即在自己的右手上臂刺上“勉族”二字,以及NBA球员艾弗森(Allen Iverson)同样在自己脖子处刺有“忠”字。

在香港反而会文印度文字,东方人也选择英文字当作刺青图案。

在日本的爱好刺青者,有时是出自对刺青名师的崇拜,希望能在身上留下刺青师傅的作品,有些日本人喜好浮世绘等有民族代表性的刺青。

国内习俗

在我国云南的西双版纳各民族中,主要是傣族、布朗族的男子有文身的习俗。他们在腿、胸、背、臂等处,用针刺各种文饰,涂以蓝靛或胆汁等成青色而终生不褪,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据近代《车里》一书的归纳,文身的图案大体可分为四类:一是动物类,有象、虎、豹、龙马、鹿、猴等;第二类的图案有云纹、方形、圆形、花卉等;三是文字类,有傣文佛咒和成句佛经;四是其他类,有曲线、直线、几何图形等。

文身作为一种习俗,它有一个发展、演变的历史过程。在唐以前,汉文古籍就说越人“敬巫鬼”、“畏鬼神”。包括傣族在内的各族人的文身是源于越人的“断发文身”,其早的原因正如《淮南子》一书所说的,这里“陆事寡而水事众,于是人们就被发文身,以象鳞虫”,即“为蛟龙之状,以入水,蛟龙不伤也”,这就是一种朴素的仿生,以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原始心态。傣族传说中的一位男青年得龙女的帮助,在身上刺了很多鳞状的花纹,入水时,水向两边分开,水怪也不伤害,这就把文身作为一种避邪的巫术。傣族中的另一个传说是一位男青年因有文身吓坏了魔鬼而杀死了他,正是这种避邪防害的异曲同工。

在唐宋以后的一些古籍中,把文身的蛮夷分为“绣脚蛮”、“绣面蛮”和“雕题蛮”数种。明时《百夷传》云:“不黥足者,则众皆嗤之,曰妇人也,非百夷种类也”。说明其时已进入父系社会,文身既示男女之别,又别民族之异。在文身图案中的傣文、佛碣是佛教传入和有了文字以后的发展。傣族传说是佛 祖为了使小和尚专心听经、以修正果而画上的花纹。这也许是为了展示男人在佛寺接受了教育,已由“生人”变成了有知识的“熟人”吧!至于一些学者和文身者所说的,文身是为了赢得女人的爱情,也许不无道理。

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文身,追根溯源应是他们信鬼神的先民对某些活动如上山打猎、下河捕鱼,对有害动物或想象中的“怪物”的恐惧。后来,尚巫咒的先民认为龙虽恶、虎虽毒,他们也不会伤其幼儿,身上有了鱼鳞状和猛兽图案以及后来的佛碣,既可把自己当成“龙儿”、“虎子”又可求得神、佛的庇佑。文身就是古代人们为适应特殊环境,以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朴素心态和所采取的谋略。

非洲文身

非洲原始的文身艺术,主要存在于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地区,当地的伯帝部落、摩西部落和苏尔玛部落的土著居民会在身上纹上原始的文身图案,其中乌干达的卡拉莫乔人的伤痕文身十分有名。伤痕文身,单单从这四个字上面,就可以感受到这种文身的原始和野蛮,而事实证明,这种文身确实是很野蛮的,文身时,文身师把皮肤用刀片挑开,然后再用刀片划开皮肤,这一过程长达十分钟,期间没有使用任何麻醉药物,然后再将一种药物填进伤口中,这样等到文身伤口愈合后,伤痕文身便形成了。这种伤痕文身图案没有固定的文身位置,前额,肩膀,肚皮,胸部等等,文身者大多是非洲少年,而“文身师”则大多是少年的家长,为了不让家人“丢脸”,被文身的少年们即使再疼,也会强忍住泪水。因为这种类似刀片的文身工具是共用的,所以因为文身而引起的传染疾病,在当地也十分常见。